当前位置:首页 > 跆拳道

登小海坨看大云海,叹一声如梦似幻

发布时间:2019-09-02 10:02:29   编辑:户外运动网   阅读次数:

摘要: 登小海坨看大云海,叹一声如梦似幻 ——记2013.6.29随猛犸西大庄科一日小海坨往返自从6月中旬大五连穿回来,就没敢再爬山。膝盖早已不疼,心里却还是有些害怕。于是,此次的海拖之行,其实是为了测试膝 ...

登小海坨看大云海,叹一声如梦似幻

——记2013.6.29随猛犸西大庄科一日小海坨往返


自从6月中旬大五连穿回来,就没敢再爬山。膝盖早已不疼,心里却还是有些害怕。于是,此次的海拖之行,其实是为了测试膝盖的恢复度。当然,一早看见山海精的队伍,兴奋地问二哥是不是也来,就遭到一顿数落——不听话、应该再养养膝盖、不行快回来……猛犸哥应该是很早就到了,相比,我7点32才出现,离既定的集合只差8分钟,猛犸哥我应该早点到的,我错了,咳咳。

10点到达西大庄科,一下车就发现有浩浩荡荡的队伍,清晨的云雾已经散去,郊区的天是晴朗的天,不仅晴朗,而且可以说是烈日当头,好在大家都帽子头巾备齐了。集体照完毕,猛犸哥率队先行,野路和沉默收队(我没说错吧^_^)一开始我跟着猛犸走在前面,一路都能被某证券or保险公司的人雷到,他们先是喊口号,然后是跑啊跑,然后是休息休息。心情有些略受影响,不过随即被满腹的花香修复。

\

传说中的销魂坡久久不出现,我像个蜗牛背着重重的壳,一步一步往前爬。(说起来,我为什么每次都背那么多,实在因为我啥都想带着,有些东西,平时用不上,可是一旦用上了,就是救命的东西。当然,吃的我也很腐败,但是比起那些个带火锅的,咱算啥呀)我喜欢根据自己的步子走,不慌不忙,不追赶,不停留。销魂坡,一路跟土匪哥相随,听着听不懂的英文歌,偶有轻风吹来,轻揉人的脸,一抬头,有云在天间。

到达垭口后,遥遥望见远处的牛儿,耳边响起凛冽的风,顿时心里的喜悦膨胀到极点。我爱风,大风,北方的大风。

垭口到小海陀山下的一段,我是一个人走的。土匪哥拍照拍的不知道去哪儿了,前面的人走得太快我也看不到,于是,我开始一个人的海拖。这时我突然发现,不管走哪里,仿佛都会出现这种一个人的时候,走着走着,我就一个人了,而且半小时之内,不见个人影。昨晚跟三月说起,三月说那是因为我不容易让人靠近。

走到中间,远远看见有人在,拿出小望远镜,发现不是猛犸队,于是继续前行。松林的地面很软,松针发出淡淡的香,与花香比,我更爱这木香。走在酥软的地面,人心也会变得柔软。山脚下,小姜追上我,说扶摇给我点吃的,我好饿啊,于是,我们开始午饭,13:25.午饭完,我们躺下小憩一会,小蜘蛛在我帽檐爬呀爬,蜜蜂围着小姜团团转。喊来土匪和黑加白大哥吃俩樱桃,继续前行,向山顶进发。

这时,云海开始缭绕——开始是远处,慢慢地飘到眼前。这是我第一次见这么大的云海,以前都是雨过一阵,伴着雾气,而这次,在蓝天绿树之间,白色的云海显得分外明亮,分外沉着,分外浑厚,也分外壮观——如梦似幻。有点像棉花,感觉如果跳下去,一定是软绵绵。倘若有一日,永远留在这山里,这云间,想来也没有什么遗憾的。这时,脑中突然出现一首诗,是李白的《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与这如梦似幻的云海相比,登顶倒是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

14:40,终于登顶,若不是北剑在身后默默跟着,我会登顶吗,我不知道。山顶的风很大,照完合影,我一下跳到沉默的背上,他也倒是很爽快,背着我走了好几步,当然,他本来说可以走五十米的,咳咳。十分钟后,开始下撤。土匪一路飞奔没了,销魂坡几步一滑,北剑陪在我身边。

\

17:40,出现在村里的我,一身的疲惫。事实证明,膝盖还是没有完全好,不过这次还是很给面子。吃了不知谁买的冰棍,喝了一壶开水,远远看着高山,心想我便从这山中来,顿时开始恍惚。

人生如梦,一眨眼,便已千年。






本文链接:登小海坨看大云海,叹一声如梦似幻

友情链接: 心经 佛教典籍 佛经大悲咒
网站地图
户外运动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3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