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跆拳道

特稿 - Barkley的愚人节

发布时间:2019-08-13 08:32:29   编辑:户外运动网   阅读次数:

三月底的田纳西Frozen Head州立公园,事实上这里的春天根本还没来。树还是光秃秃的,空气里也全是寒意,然而一周前营地里就已经有帐篷早早地支起来了,就在这个周六,April Fool’s Day,一年一度的Barkley Marathons即将粉墨登场。

Photo courtesy John Price

比赛将近,早就有热心的朋友在网上为选手们贴出了关于快速辨别公园内毒蛇和非毒蛇的小贴士(如果是非毒蛇,就可以放心被咬,从而做到零愧疚退赛),也有勤奋训练的当地选手自告奋勇地推荐了十分靠谱的本地洗衣店(主要是能提供搓衣板服务,不会造成洗衣机堵塞之类的事故)。

Photo by Larry Kelley

今年是Barkley开赛以来的第三十二个年头了,有人说它是世界上最艰苦的越野赛,有人说它根本就不是比赛,还有人说那里根本就没有trail。

\

有一位名叫Barry Barkley的农夫先生是赛事主办者Laz的老朋友,农夫先生特别友善,长年累月不遗余力地支持Laz的超马事业,尤其是年复一年源源不断地为选手们提供烧烤架上的鸡肉,为了表示对其敬意,Laz以他的名字命名了该比赛。

Barkley先生本人从未在Barkley上出现过。

Photo by Keith Dunn

Barkley的赛道图主要包括北区(North Section),南区(South Section)以及东面的New River三个部分,在2006年与州环保署的协调过程中,风景最好的New River被迫去除了,一些让人说不出滋味的新赛段趁机加入了进来。一般来说,只要头年有完赛者,第二年赛道难度就会增加,但大致地域是不变的,不外是些推陈出新的排列组合以及持续塞进来更加变态的爬升和荆棘玩意儿。

早期每一圈的路线都会有不同,现在每圈路线固定没有变化,但是前四圈要遵照顺时针-顺时针-逆时针-逆时针的方向进行,第五圈可以自选,但如果有超过一名出发者,必须各自按相反方向,不准结盟。另外不准有配速者不准戴GPS不准中途接受补给比赛没路标没补给站没风景没奖牌事先不知道路线不知道选手不知道规则不知道出发时间不知道如何报名。

Barkley地图(Frozen Ed Drawing),以当年发布赛道路线为准

每年的Barkley都会被安排在Fool’s Weekend,比赛日当天早晨,经历了一整晚似是而非睡眠或者确凿彻夜未眠的选手都会在起点集合,等待Laz吞云吐雾,然后踏上那充满凄风冷雨雷鸣电闪迷雾泥泞失温幻觉迷路伤痕累累的冒险之途,60个小时完成100英里,其实他们只需达到每英里36分钟的平均配速,就能妥妥成为完赛者。

然而再没有什么比亲身参与或者微笑旁观Barkley更为合适的节日庆祝方式了。

你懂的。

Photo by Keith Dunn

今年是Barkley历史上难得的节日开赛日,不过这样恰逢佳节的盛况倒不是唯一的。

1989年4月1日(第4届Barkley,无人完赛)

前三年比赛只有Frozen Ed Furtaw一个人完成了三圈60英里,但因为毕竟有人完赛,所以赛道就要作变动。这一年最大的变化是增加了100英里的“the long run”,此前的赛道则被任性地定为55英里的“short one”。

根本没人在乎所谓的long run,大家更关注的倒是新加入的一个叫鼠颚(Rat Jaw)的赛段,后来它成为了Barkley一个重要的高频词。

不到1.3公里的距离垂直爬升超过300米,路上还密密麻麻长满超过人头的荆棘,选手们都以为Rat Jaw是指路段上之艰辛痛苦宛如被老鼠噬咬,其实是Laz觉得赛道地形很像老鼠张开的嘴,随便瞎取的。

Rat Jaw,Photo by John Price

Barkley常见的sawbriers,photo by foresterbob

其实没人相信新赛道的长度是55英里,不过Laz就这样定了,后来有人对比他的赛道数据表格,发现从起终点营地到南区Chimney Top Trail结束,1988年显示为7.33英里,而1989年就变成了6.72英里,事实上这一部分根本没变过,那其余0.61英里究竟去哪儿了呢?很多人苦思不得其解。

2000年4月1日(第15届Barkley,无人完赛)

这一年的参赛选手可能是开赛以来的最强阵容,包括三个Hardrock冠军——David Horton,Blake Wood和Sue Johnston,以及Michael Tilden和Craig Wilson等一众当时最为出色的超马选手。在此之前已经四年都没有完赛者,所有人都对这一年寄予厚望。

从第二圈就开始下起来的雨也熄灭不了这群人的光彩,那年总共有七人完成了三圈的Fun Run,其中有五人跑进了36小时。Blake Wood率先开始了第四圈,Michael Tilden也在他之后出发,成为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第二人”。

然而半夜雨开始越下越大,整个公园里电闪雷鸣,Michael的希望很快破灭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被发现时他躲在自己帐篷里正神经质地喋喋不休。

Blake是最后的希望。他知道夜里的第四圈会很困难,所以之前给自己预留了尽可能多的时间,然而他半路上他遭遇了Barkley最噩梦的状况——夜雾。什么都看不见了,手电的光也无法冲破周身五米的包围圈,那是彻彻底底的迷失,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不会明白。开赛到现在一刻也没睡过,朦胧中他的困意也涌起来了,迷迷糊糊地边走边睡,竟然没有犯什么大错,还找齐了所有的书页。尽管他在第四圈比之前的几圈多花了几乎一倍的时间,但还是自认为这是他的个人定位史上的奇迹。

第五圈的开头不坏,他本以为自己这回完赛有望,直到看到New River,明白要完蛋了。本来清澈的小溪此时变成了滚滚泥沙的咆哮洪流,他撕了书页,想找一条过河的路,可是找不到,瀑布从山崖上砸下来坠入面前的急流里,巨大的断树残枝在水流里时隐时现,他在河边呆站了20分钟,难以克制想继续比赛的强烈冲动,但还没有傻到要送命。

他转身往回走了,倒也谈不上多绝望,何况还得继续在回程路上战斗,几个小时后一身泥泞的他终于回到了营地,那里也发了洪水,他家人已经把帐篷搬到了厕所里,因为只有那里还是干的。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又感觉好起来了。有人问他下一年还来不来,虽然这回没说“of course”,但他也没否认。

第二年他完赛了。

\

Blake Wood在Barkley,Photo courtesy Blake Wood

2006年4月1日(第20届Barkley,无人完赛)

州议会终于给Barkely发了免死牌,之后环境保护署的发言人卡尔顿先生说“我们意识到这项赛事已经有些年头了,而且那些人真的非常有热情,所以很高兴最终我们能达成折中方案。”

New River赛段没有了,新加进来的是叫Fyke’s Peak和Testicle Spectacle的怪东西,分别位于南北两区。新的赛道图前一天才公布,而且只有一张,选手们只好排队挨个复印,然后埋头抄抄画画临时抱佛脚。

瑞士人Milan Milanovich赛前一晚没有在营地宿营,住进了附近的汽车旅馆,第二天早晨过来,发现其他人20分钟之前就已经出发了,于是全速启动了单人狂追模式,直到新赛段Testicle Spectacle。

作为一个瑞士人,Milan的英语水平还不错,但没有好到能顺畅理解Laz写的赛道说明的地步,他死活没法明白Laz在第4本书的位置描述中写的“Go to the very top of that point and …”“What is point?”他后来逢人便问,大家只好抱以同情的笑,他更困惑了,都没有意识到胸前还别着那年的号码布,上头印着“Barkley Marathons There is no point”。

Photo by Matt Mahoney

当时他在那里徘徊了很久,冥思苦想也不得其解,找不到书页,就没法继续比赛,他只好悻悻地往回走,没想到还有更大的麻烦在后头。他重蹈了1996年Jim Dill他们的覆辙,鬼使神差地又闯进了Brushy Mountain监狱重地,守卫们向来讨厌这些奇装异服的闯入者,他也毫无疑问地被用枪指了头。

经过数个小时的盘问,瑞士人终于用磕磕绊绊的英语说服守卫相信了自己的Barkley选手身份,并且来此纯属意外绝无恶意,于是得以获释并被送回了营地。

Milan的故事还不是这一年最奇葩的,恐怕只有75岁的Dan Baglione才能当此殊荣。这位老先生前一年刚出发没多久就在North Boundary Trail跟别人一起迷了路,花了整整十个小时才回到营地,只带回来一页书。第二年,他又在同样的位置重蹈覆辙,只是这一回因为是独自一人连营地都回不去了。

他一整天都在那一片瞎晃,明明知道要往南走,但因为弄丢了指南针,方向也辨不清楚了,到了晚上,他给手电筒换电池的时候又弄掉了电筒盖,这下彻底摸了瞎,只好在深林里呆坐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他终于出了林子,遇上了一辆越野车,上面的小伙子们好心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老先生想我都已经走到路上来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竟然谢绝了,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漫游,营地貌似永远都回不去了。

所幸他又再次遇到了那辆越野车,这回他学聪明了,没怎么啰嗦就上车了。小伙子们很客气,不但把他送回营地,还啤酒香烟一一敬上,他只收下了一听可乐。

他四处漫游的时候,营地里的人越来越担心他,很多人被派到赛道的不同位置,通过书页来定位他的走失位置,然后联系公园管理处出动了好几个志愿者搜救队到了那个区域。好在他安然无恙,不过之后他被公园工作人员告知将被终生禁赛Barkley。

\

若干年后,Dan Baglione又出现在了Frozen Head州立公园里,这回他只是观众,他穿着一件自己做的T恤,上面印着“I Was Banned From The Barkley.”

他在赛道上花了31小时42分钟,被Laz作为最长单圈用时写进了Barkley的纪录册,所有人都以为这会是一项永远都不可能被打破的纪录,结果2016年,在Kimberly,Brad和Starchy三人的共同努力下,该项纪录被成功改写为31小时59分钟。

Barkley赛道2006,photo courtesy Matt Mahoney

至于今年嘛,也是很有几个备受关注的fool的:

Photo by Keith Knipling

Gary Robbins第一年参赛就走到了90英里,这一年来他风头无两,几乎都盖过了史上唯一三次完赛的Jared Campbell。他将去年的失利归咎于腿伤和睡眠不足,再次回归,他意气奋发自信满满,被无数人看好成为第一个加拿大完赛者。可是别忘了,他去年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与Jared的成功结盟,今年Barkley赛道有变,只有一年赛道经验的他,还能找到那么靠谱的结盟者吗?去年跑完三圈他就被逼得泪流满面,如今新手运气已用光,今年他又能否一直撑到最后呢?

Photo by Keith Dunn

第一年完赛Fun Run,第二年出发第五圈,John Kelly无疑是离想去的地方越来越近了。作为与Barkley赛道如此有渊源的选手(公园里的Kelly Mountain就是以他的家族姓氏命名的),他也当然有理由要死磕这条赛道。去年他其实并没有犯太多的错,而从他第五圈的状态来看,他究竟还能有多大的潜力空间,或者说到底需要多完美的外部条件他才有机会完赛?也许大家更关心的是“Upper Kelly Camp”今年到底有人提前预订了没有(他去年一出发第五圈就倒在离营地几百米的地方昏睡过去了)?

Run Steep Get High的Jamil Coury,人太红,事太多,很难讲。photo by John Price

Photo by Jennifer Wardian

Michael Wardian如今是如日中天,去年他以2小时31分打破了六大满贯最短用时纪录,今年年初他又在七天七大洲World Marathon Challenge上以2小时45分的平均用时独占鳌头。他全马的PB是2小时17分,他真的好快!

可是Barkley从来都不是只靠速度就能赢的,被它碾压过的超马好手的名单能堆出一箩筐,Mac Williamson,Tom Green,Hal Koerner……其实也无所谓再多加一位的,也许Laz会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一月刚刚完成香港四径的台湾选手邱文孝(Wen-Hsiao Chiu)将代表华人选手首次出战Barkley,尽管之前在TDG和Hardcore等诸多难赛中屡获佳绩,从没来北美跑过山道的他真的了解Barkley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今年的新赛道还未正式公布,然而诸多有意思的变动已经初见端倪:

需全程采用四驱模式的新赛段

Photo courtesy BarkleyMarathons

据说山洞里有很多体型类似小狗的北美负鼠(有50颗牙齿,体重4-6公斤)

Photo courtesy BarkleyMarathons

为了避免某些具备攀岩技巧或出色上肢力量的选手英雄无用武之地添加的全新环节

Photo courtesy BarkleyMarathons

以及因为很多选手反映书太难找,为了让选手们在远处能一眼看到,贴心设立的存书点

Photo courtesy Barkley Marathons

哦,对,差点忘了,之前还有一年也是节日开赛日。1995年恰好是Barkley十周年,这一年比赛正式宣布了全新的比赛规则——三圈60英里Fun Run,五圈100英里全程。被欺骗愚弄了那么多年,老鸟们都心知肚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首次参赛的英国人Mark Williams什么都不懂,他对Barkley几乎一无所知,既不知道100英里只是Laz随意的玩笑,也不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完成。

那年一共有六名选手完成Fun Run,其中有三个人跑进了36小时。然而三圈完毕,所有人都散了。乐子已经找够了,没有理由过了周日还待在公园里,那样岂不真成傻子了?

只有Mark一个人还在徒劳。周一凌晨4点钟,他以45小时06分完成了第4圈,之后睡了两个半小时,其实他本来没打算睡这么久,定了闹钟居然还睡过了40分钟,简直不可救药,幸好还来得及开始第五圈。

开赛59小时28分48秒后,super fool Mark Williams创造了历史,他成为了Barkley历史上第一个100英里完赛者。

谜底即将揭晓。Good luck, fools!

本文链接:特稿 - Barkley的愚人节

友情链接: 心经 佛教典籍 佛经大悲咒
网站地图
户外运动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30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