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跆拳道

特写-郎平-岁的“铁榔头” 远观如山近看似水

发布时间:2019-08-13 08:32:29   编辑:户外运动网   阅读次数:

郎平

  ■ 特派记者 陶邢莹

  铜牌,和金牌一样珍贵。站上季军领奖台的中国女排,赢得了比冠军更热烈的掌声。1000多名中国球迷挥舞着国旗,大声喊着:“我爱你,中国女排!我爱你,郎平!”

  日本女排世锦赛上,无论输赢,郎平和女排姑娘们都没有在公众面前掉过一滴眼泪。这是郎平的第七次世锦赛之旅,对于将满58岁的“铁榔头”来说,这很可能是她的最后一届世锦赛。收拾好心情,郎平将目标瞄准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锻炼,看清了世界排坛的发展趋势。”

  郎平在世锦赛上的N个表情,诠释了她“铁榔头”的气质,诠释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更诠释了她作为排坛第一女教练的强大。

  强忍伤痛

  开赛不到一周,郎平的膝盖又疼了。走路时分明有些一瘸一拐。“估计是太凉了。哎呀,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身体就是天气预报。”郎平感叹道。

  有一天训练,队员在做热身,她抓紧时间,让医生给她肩膀捏了几下,大约只有5分钟。“比赛期间,我给她按摩的次数很少。”医生透露。满身都是伤病的郎平,让医生先保障好球员。

  早在11年前,郎平率美国女排来国内参加邀请赛期间,本报记者见到她在酒店的SPA会所按摩,当时听她对服务人员说:“姑娘,你力气不够大,再按重一点。”郎平的房间里,堆满毛绒玩具,以前有球员不知道打趣道:郎指导,您还真是童心未泯。郎平告诉她们,晚上睡觉的时候,身后的玩具起到按摩身体的作用。

  多年的运动员生涯,让郎平身上满是伤病。她已经做过12次手术了,去年就做了两个髋关节手术,但她放心不下姑娘们,早早地回到了主教练的岗位上。从六强赛开始,郎平就再也没有坐着指挥比赛。与意大利队的半决赛,足足两个半小时,郎平始终站着。

  气场强大

  无论输赢,新闻发布会上,你无法捕捉到郎平的任何表情。四强赛的新闻发布会上,她不仅不笑,连眉毛都没挑一下。日本记者见状,直呼郎平气场强大,“实在太可怕!”

  当球员,郎平是大杀四方的“铁榔头”;当教练,她在这个基本由男人主宰的世界里,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提及郎平,意大利队主教练马赞蒂用了“崇拜”、“尊敬”这样的词语;土耳其队主教练古德蒂则说:“郎平是我的老师。”国际排联主席格拉萨甚至当着其他教练的面说:“如果可以,我希望郎平成为国际排联的形象大使,因为她诠释着女性独立强大的一面。”

  助手安家杰说,郎平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在带队管理上,遇到困难,教练员尽管很难受,也不能把焦虑传递给队员,哪怕是装,也要装得静下心来,集中注意力解决问题。“她本身也是个女性,不是一个神。她也有受不了的时候,她一个人也会哭,释放之后,她就觉得这个队伍不能垮,她表现得坚定,队伍才能够坚定。”

  昨晚站上领奖台,郎平的眼中,分明闪烁着泪花,但她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两次输给意大利队后,郎平也没有发怒生气,而是平静地说,打好下一场。但你不知道,冲击决赛失败后,为了继续研究战术,她究竟有多晚才上床睡觉;而在里约奥运会上,她甚至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郎平曾在第一次卸任中国女排主教练时说:“回国执教,我才体验到了真正的困难和压力,这对我的能力和意志是真正的挑战,我的心理承受力经受了真正的考验,而且练出了气概和自信,我无愧地说,这是我一生中真正的成熟期。”

  爱护犊子

  因为太爱女排,世锦赛期间,不少球迷发表自己的看法:为什么不把球坚决传给朱婷?为什么袁心玥打那么差?张常宁失误太多了……

  总有人将这些问题当面转述给她,郎平直截了当甩出一句话,“谁愿意议论就去议论。谁是教练,我是教练,太在意别人说什么我们还怎么干,我不会太在意别人说什么,关键是我们临场的应变。”

  于郎平而言,姑娘们在她心中就如同女儿一般,不容受到来自外界的影响。她呼吁,球员在场上发挥,肯定有好有坏,希望媒体以鼓励的态度去支持球员。

  曾春蕾曾说:“郎指导真的像妈妈一样爱着我们,谁有头疼脑热,最急的就是她。”在日本的每堂训练课,郎平都亲力亲为,不仅上场陪练,还给队员压腿。每次赛前踩场,郎平都会率先到场地里,低头捡掉碎纸屑,央视记者夸她,“我觉得这种细节其实正是中国女排赢球所在。”郎平立刻回答道:“也不是,我这是职业病,因为有时候木屑啊什么的,挺危险的。”

\

  对在日本度过的26天,郎平感叹:“这两天上楼,我都想想自己住几层、哪个房间,几天换一次酒店,我快连家门儿都不认识了。”对她来说,中国女排就是她的家,所有的队员,都是她的女儿。

  倔强前行

  五月天的《倔强》,会在中国女排比赛时播放,经历过里约奥运会的锤炼,感受到郎平的言传身教,姑娘们锻造出了倔强的性格。

  这一次,姑娘们一个都没有哭,登上领奖台,她们同恩师郎平一样,目光如炬。她们的表情,与获得亚军闷闷不乐的意大利女排,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

  2比3输给意大利队无缘决赛后,郎平嘱咐教练团队:“打到今天,成绩都是我们一场一场拼来的,不能说没有希望夺冠了就没有精神了。”昨晚与荷兰队争夺第三名,姑娘们一鼓作气,3比0拿下,那一刻,她们笑靥如花。

  横滨综合体育馆,大幕落下,中国女排留到了最后。郎平笑着跑向坚持到最后的球迷面前,挥手致意。她和姑娘们捡起现场洒落的金色纸条,挂在包上带回去。

  带着这份纪念品,向2020年东京奥运会,郎平和她的“女儿们”,再出发。  

  出生:1960年12月,天津

  1973年:进入北京工人体育馆少年体校排球班练习排球 1978年:入选中国女排

  高光时刻 世界杯冠军 世锦赛冠军 奥运会冠军

  1986年:退役/1987年:开始教练生涯,担任美国新墨西哥大学女排助理教练/1995年—1998年 中国女排主教练/1999年—2005年 赴意大利执教

  高光时刻 2002年入选排球名人堂,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排球运动员

  2005年—2008年 美国女排主教练/2008年—2009年 赴土耳其执教/2009年—2014年 恒大女排主教练/2013年— 中国女排主教练

\

  高光时刻 世界杯冠军 奥运会冠军

本文链接:特写-郎平-岁的“铁榔头” 远观如山近看似水

友情链接: 心经 佛教典籍 佛经大悲咒
网站地图
户外运动网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43008号